【揍是个抄写员】不写手帐!腐!欧美狗!德语渣!

Lisey in wonderland

【授翻】[Elrond/Lindir]Diadem-头冠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38055

作者:yeaka

配对:Elrond/Lindir  金花领主怒打酱油

分级:PG13


Summary:

Lindir被Elrond赐予了象征性的标记,于是其他精灵都会知道他属于谁。


他正在缝补领主的长袍,它因为在玫瑰丛的撒欢撕破了洞,这时召唤声响起。他马上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叠起了床上的布料并把针线放平,穿好引线以防缠结。如果是其他任何人的召唤,他都会先完成手上的任务。 

 

可如果换作是Elrond领主的呼唤,那其他任务就都不重要了。他立刻离开了房间,路上差点撞到了传令官,他直冲向大厅。然后在大厅尽头急转,从花园里抄近路,目不斜视,心无旁骛:他忙着呢,身负重任。

 

然而他却在转角遇上了Glorfindel,Glorfindel轻易地挡住他的去路,微笑着向他问好,“Lindir,我正想着你去哪儿了呢,我回来却没看到你笑脸相迎,这可真不多见。”

 

 “我道歉,”Lindir快速地轻声说,低下了头并展现出Glorfindel提到的那种笑容。不论有多少事务缠身,他总是对他的领主们非常敬重。Glorfindel也是一个古老的传奇,就像Elrond那样,地位远远高于卑贱的Lindir,但每次见面总是对他十分和善。Glorfindel自己的笑容犹如一片星空,他的长发散落在宽阔的肩膀上,耀眼的金色在阳光照耀下飞旋舞蹈。他的盔甲已经卸下,虽然他好像刚和Elrond的儿子们骑行归来,这两位皇子敢于去Lindir从来不敢去的地方冒险。他穿着蓝色长袍,和穿着盔甲时一样迷人炫目。但是Lindir心有所属,他舔了舔嘴唇,思考着最礼貌的离开方式。

 

Glordindel在他想出来之前便打断了思绪。“至少我现在很高兴见到你啊。”

 

Glorfindel走近一步,他们俩几乎站在同一块铺路石上了,青草摇曳花香四散,高高的花丛勾勒出他的轮廓,只是让他更加迷人。“我希望能再听你唱一首可爱的歌谣……”

 

“啊,”Lindir叹息道,他的脸红了,“我没有您想的这么有天赋……”

 

 “我可不同意。我觉得你是非常优秀的吟游诗人。我总是期待听到你的歌声还有那些最……特别的……旋律。”

 

Lindir再次开口准备表示感谢,并借口离开,他现在满脸绯红而且意识到自己要迟到了。Glorfindel确实是个引人注目的精灵,但是Lindir讨厌让Elrond等着,于是他说:“我——”

 

他还没能说出口。Glorfindel的视线向后越过Lindir的肩膀,Lindir转身看见Elrond正沿着小径而来。他看起来要比Glorfindel年长些,头发更直也更黑些,穿着更庄重的栗色长袍,在Lindir看来他是这个世界上最英俊的人了。Lindir一如既往地因领主的突然现身而感到呼吸一滞,拼命克制想要鞠躬行礼的冲动,而只是点头示意。他后知后觉地记起自己脸上发烧而他又站得和另一位领主这么近。虽然并没有做错什么,不过他还是觉得自己好像被捉了包,又不禁捕捉Elrond眼里是否有嫉妒的迹象。

 

也许没有。他是如此聪慧又成熟的精灵。然而当他走近,把手放在了Lindir的背上,使得Lindir呼吸急促,抬起下巴,却仍旧视线低垂。他把脸转向Elrond,他总是占据着Lindir全部的注意力。再次向Glorfindel点头致意,Elrond说:“抱歉打断你们,不过恐怕我必须的借用一下我的随从。”

 

从来就没有什么借用。在Lindir看来,他属于Elrond。但是Glorfindel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笑笑,点头回敬并说,“当然。”他在他们离开前就转身走近近旁一个打开的房间,也许是去找另一个吟游诗人为他歌唱了吧。

 

Elrond也马上走了起来,Lindir跟着他,低语到,“我为我的迟到道歉,my Lord。”

 

 “没有这个必要。”Elrond简单地回应,他的声音还是像往常一样温柔不过却没有看回Lindir。虽然Lindir知道这都不会发生,还是不住地想象Elrond带着醋意把他拽进卧室,也许还会把他锁住然后彻底宣告,标记他,这样其他的精灵就再也不敢碰他了。他喜爱领主的智慧和绅士风度,可他就是不能停止对那隐藏的力量与残忍的幻想。他知道他的领主是一个伟大的战士。他知道他的领主曾对抗许多凶残的敌人。他复杂的恋人的这一面像其他的一切一样吸引着Lindir。

 

他几乎爱上了Elrond的一切。当他们到达Elrond的卧室,Lindir内心激荡,巨大的门扇在他身后合上。他站在一边听候命令,但是Elrond说,“坐吧,Lindir。”

 

Lindir仅仅因为Elrond低沉的声音喊出他的名字便颤抖起来。他走过去坐在大床上,就在他今天早上更换的白色床单上落座。他期待着Elrond能加入,不过Elrond走向了远处墙边的书桌,并拿起一个装饰繁复的小木盒。黑曜石的表面已经显示出它有多么特别,所以当Elrond把它拿给Lindir的时候Lindir颇为吃惊。

 

在他伸手接之前,他好奇地询问,“My lord?”但Elrond只是抬了抬眉毛,于是Lindir小心翼翼的从Elrond修长的手指间接下盒子,把它放在了自己膝上。

 

Elrond轻声说:“打开它。”然后坐在了Lindir身边。Lindir打开盒子前面细小的金属插销,抬起盒盖,当他看到里面的东西眼睛便一下子亮了起来。

 

一个精美的银环躺在黑色垫子上。它是件细巧又贵重的首饰,有着光滑的曲线和陡然的转折,让Lindir想起Elrond自己的皇冠,当他看向Elrond现在戴的那一只,发现它们并没有多大不同。Lindir的脸颊爬上红晕,他从没奢望过这样一件礼物。他试图表示感谢,可是他说不出话来。

 

Elrond抬起手,用指尖拨开散落在Lindir肩上的头发,慵懒地划过Lindir的脖子和肩膀。他解释道,“你很吸引人,我的Lindir。所以才有这么多精灵想要和你在一起。我不希望你再为这些持续的烦扰所困。这个,也许能有所帮助。当你戴上它,它就代表了我,告诉其他人你已名花有主,并且我希望,是让你心满意足的。”

 

Elrond的标记。这个简单的词语萦绕在Lindir的耳畔,他开口说:“我何止是满意。”他的声音变得尖细,只要是他的领主一个最小的表示都叫他充满了渴望。而这个表示是这么明显,Lindir几乎不敢相信。他又说:“我很荣幸,”然后又抬头看着领主的额头,“可是我不配戴上这样一个冠冕……”

 

一个浅浅的微笑爬上Elrond的嘴角,他从盒子里取出头饰。当Elrond把头饰戴在了他的头上,Lindir几乎颤抖着闭上了双眼,钻石状的尖端贴在额头中间。他能感觉到光滑的表面伸进发间,那轻微的重量和拉拽。它会提醒他,他究竟从属于谁。他只期望Elrond也能高兴看到这些。他不禁叹息,几乎是呻吟道,“我喜欢它。”

 

 “你真是太美了。”Elrond说,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他花了点时间调整Lindir的长发,食指勾起Lindir的下巴,在他的太阳穴上印上纯洁的一吻。Lindir简直要幸福和骄傲得发光了。他会每天戴着这个头冠,就像带着亲爱的主人赐予的项圈的宠物一样。

 

他没法自控地靠近了一些,让他的腿刷过了Elrond的,脸也不住向前倾。Elrond吻住他。他们的吻经常缓慢而美丽,但是这一次Elrond的舌头抵住了Lindir的嘴唇,于是Lindir马上张开嘴,像他经常做的那样,包裹住领主的嘴。Elrond也立即几近凶狠地占领了他,Lindir以前从未感受过这种占有欲。Lindir所能做的只有保持呼吸。Elrond的手滑进他的发丝间,十指张开环住他将他拉近,而他则犹疑地把手放在了Elrond的胸前。他被亲了又亲,Elrond啃咬着他的嘴唇吸吮着他的舌头,他的口腔完全暴露在领主的唇舌之下,被Elrond全然占领。他几乎都要坐不住了。他低声抽泣,可怜地呜咽着却又高兴得发抖。这感觉又来了,就像是嫉妒,就像Elrond在Lindir身上每一寸刻上标记,从里开始,其他精灵都没法洗掉,这正是Lindir一直渴望的。

 

他已经这么做了。他几乎每时每刻都想着Elrond;他为他的主人,他的爱人而活。他从未为其他人这么想过。当Elrond终于放开他,Lindir喘不过气来,面颊泛红眼神迷离。他感到眩晕,可能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喃喃说道:“Glorfindel对我来说真的什么也不是。”

 

Elrond的笑意爬上眼角。他温柔的说:“我从未怀疑过你的忠诚。”他用一只手捏住Lindir的下巴,拇指摩挲着他的颧骨。“我只盼望我值得你的忠诚,而不只是占有你。”

 

Lindir只能咬住嘴唇防止自己呻吟出声。他是对的,虽然他的领主是这么严肃,还隐藏得很好。他坚持道:“我为您所有。”他比哪一次说得都更真挚。

 

然后他又得到一个吻作为奖励,更迅速却也更激烈,这回他们分开后Lindir几乎肯定他们要做爱了。他想只戴着这个头冠来感受他的领主在他的身体里,不过随后Elrond却从床上起身。他向Lindir伸出手,而Lindir毫无疑问地拉住那只手,任自己被拉起。Elrond问:“你愿意和我一起散散步吗?”

 

Lindir回答:“当然,my lord。”他十分希望他们能再找个庭院互相取悦。这次他们可要小心那些玫瑰的刺了。一个想法不知不觉地浮现在他脑海里,也许Elrond想要炫耀他,而他也无比希望就是这样。他想在Glorfindel面前招摇过市,在每一个他认识的精灵面前,勾着Elrond的胳膊还带着Elrond的礼物。他感到无与伦比地幸运。

 

在他们离开时,他勾住Elrond的手臂,把头靠在了Elrond的肩头,讨论起接下去他们该去个什么特别的地方嬉戏。


甜出翔,虐的一手好狗

_(:з」∠)_我去躺好,林蜜酥你个小淫娃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呀




评论(5)
热度(21)
  1. AlecNightsLisey in wonderland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Lisey in wonderland 转载了此文字

© Lisey in wond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