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揍是个抄写员】不写手帐!腐!欧美狗!德语渣!

Lisey in wonderland

【生贺】【柜台多cp】Kiss Kiss Bang Bang

谨以此文献给重症cp癌患者,船什么沉什么的 @大房纸 

小标题是这位朋友想的科科,其实最开始脑洞是【亲吻对方除了嘴唇以外的地方】

cp:Daley Blind/Jesse Lingard【瞎杰西】【因为一人圈所以打全名】;mo面;鸭塔

分级:PG

╮(╯▽╰)╭一切OOC都是我的锅,觉得不可爱也是我的锅,反正科幻cp大概不会有下一篇了


智障情侣瞎杰西

-1-

“再来一遍!”

“杰西。”布林德勉勉强强控制住自己没向林加德丢去一记白眼。

“再做给我看一遍!”

“唉……”荷兰人发现很难对一个像小狗一样趴在沙发背上望着自己的家伙说不,该死这见鬼的狗狗眼。

“最后一遍,再看不清也不能再赖皮。”小狗听完又趴过来了一点。

戴利抬起手取下了头发上的皮筋,用手指再次拢起头发,套上发圈,又扭转了两下把发尾塞进皮筋,瞬间半长的头发又变成了脑后一个又圆又紧的发鬏。

“天呐!这简直就是魔法!”杰西把脑袋搁在自己的胳膊上,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的头发。

“行了,我已经给扎了三遍给你看了,你可以去干点除了研究我的发型之外的事了。”

“不行,让我试试!”

“唉!我说除了研究我的发型之外的事情可不包括玩我的头发!”戴利马上警觉地想抬手护住自己的头发,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发圈已经被眼疾手快的英格兰人扯下来了。

“杰西——”戴利没好气地抗议,虽然他心里也清楚没有什么用。

“我就试一下,就一下。”调皮的曼联前锋尽力摆出他最人畜无害的微笑。

主动权在你手上我还能拒绝么,戴利腹诽道。他认命地靠回沙发背上,让柔软的卷发散落在脸旁。

“就,一下……”杰西说着,也学先前戴利的样子拢起对方的头发,然后把发圈套了上去。

再接着——

“——咦???这怎么搞???”戴利不用看也知道他陷入了手忙脚乱,杰西显然不知道该自己的头发往哪儿扭。

“你再这样多来几次,我就要秃了啊,朋友。”

“这太特么难了!戴利,你简直是个大师。”杰西挫败地胡乱把布林德的头发挽起来,不成样子地用皮筋随便捆了两下。

“你要是也留长发自然就会了,呆瓜。”戴利笑起来,头靠着沙发背,倒过来看着站在他后面的杰西。

“可是——”虽然杰西的嚅嗫几乎小声到听不见,戴利还是能听到他说,“想给戴利扎一次。”

“你呀,”仰头靠在沙发上的人睁开眼睛,满是笑意,举起手勾勾对方的鼻子,浅蓝色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脸。“还是进球简单一点吧?”

“你都不来和我dab了。”年轻的英格兰人撅起了嘴,手指有意无意地玩着巧克力色的卷发。

年长一些的后卫又勾起食指刮了刮对方的嘴唇,假装生气地回道:“你的小朋友回来了还要我啊?”

“我——原来戴利你是在吃醋啊!”戴利能看到那小狗眼睛都发光了。

“哎哟!别揪我头发,要秃了!”

“我以队长的头发保证,戴利·布林德是绝对不会秃的。”杰西对着不知道在哪里的队长举手起誓。

“真令人安心啊。”笑容再次溢满荷兰人的嘴角,露出整齐的牙齿,弯弯的眼角纹路也透着温柔,宛如阳光沐浴下的郁金香。

“我说不会就不会啦。”曼联新星俯下身在后卫的发际上落下一吻,鼻腔里充满了对方洗发水的香味,那个一团糟的发鬏早就散落开来。

 

 

-2-

“不不不,别那样。”

“这次肯定不会搞砸的!”举着煎锅的前锋看起来信心满满,完全无视了连连摆手拒绝的男友。

“我可不要给你录视频。”布林德最终还是被他穿着围裙一本正经的样子给逗得憋不住笑。

“不录就不录,看我杰西·林加德特制煎蛋!”

“看好!”杰西深吸一口气,先是扭了几下让人不忍直视的舞蹈动作,然后开始颠起了锅,锅里的煎蛋开始随着他的动作翻飞起来。

“嘿——嘿——嘿——”他一边怪叫着一边转起了身,当然对于一个职业球员来说这样的动作算不了什么难事,杰西灵巧地把煎蛋抛起,转身又稳稳接到锅里。如果他不发出怪声音可能会更赏心悦目一点,围观的戴利笑得见牙不见眼。

“厉害吧!哈哈哈哈!”一边继续着表演,一边不忘得瑟一下。

“服了你了,别翻了米其林大厨,我什么时候能吃到你的煎蛋啊。”

“马上就好!嗨——哎呀啊啊啊啊啊啊!!!”米其林大厨功亏一篑地没有接住这最后一抛,滚烫的煎蛋划着弧线落在了杰西握着锅柄的手上。

“啊啊啊啊啊烫烫烫!!”幸亏他没有直接把锅扔在地上,见势不妙的戴利只得冲上去一把抓住杰西的手腕把他拖到洗手池前面冲水。

“哦哦哦我懂那个‘我早就告诉过你了’的表情。”见对方并没有搭腔,杰西有点心虚,“呃,戴利,你是生气了吗?”荷兰人只留给他一个安静的侧脸,眼神在低垂的睫毛下看不真切。

“对不起,我只是想逗你开心来着,别生气啊。”杰西越说越小声,但是他的手还被对方攥着。

“噗!”戴利终于还是装不下去笑出声来,“嘲笑你还来不及。”

“吓死我了!哎呀!疼疼疼!”

“有时候真怀疑你是24岁还是4岁。”年长两岁的后卫细心地擦干了他的手,又拉到自己眼前仔细看了看,“应该不太严重。”

“不过要是你扔了锅子或者烫伤了脚,我可能真的会生气。”戴利毫无威胁地警告了一下英格兰人,接着他把对方的手拉起来亲了一下。“这样,不许再喊疼了。”

杰西·林加德觉得他的脸颊烫得可以再煎个蛋。

 

 

 

 

 

 

 

 

 

 

 

 

 

 

 

一言不合就开车

-3-

也许是血统里的德国部分使得施奈德林成为通常情况下早些醒来的那个,这给了他绝佳机会欣赏身边人的睡颜。

从窗帘缝隙中露出的一缕阳光勾勒出意大利人的轮廓,卷发散落在他的额头上,让他看起来好像小了五岁。手交叠着枕在耳朵边上,睡姿也像他的长相一样乖巧,长而浓密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法国人觉得他简直可以这样看上一整天。

但是毕竟还是要训练的,于是摩根起身轻轻吻上对方的太阳穴,手指梳过达米安的头发。

“唔……”马蒂奥发出像小猫一样的抗议声,嘟哝了一些摩根听不懂的意大利语,翻过身似乎准备把头藏进枕头里。

“早安,我亲爱的朋友。”*摩根凑在对方的耳朵边吹气,让马蒂奥瑟缩了一下。

“今天要训练啊,快起床。”摩根的头靠在背对着自己的懒虫的面颊边。

“你先去。”马蒂奥闷声道,显然还拒绝睁开眼睛。

“瞌睡虫。”法国中场又抱着他蹭了蹭脸,准备起身,脸上痒痒的触感让他抬起身看了看,“马蒂奥?你的胡子……”摩根的声音里带上了笑意。

“嗯?胡子怎么了?”马蒂奥睡眼惺忪地抬手摸了摸脸。

“有个小迷糊漏了一点哦。”摩根抓住他的手,放在耳朵下面靠近下颌角的地方,那里有一小片漏网之鱼。

“啊……”施奈德林注意到达米安的耳朵红了。

“看来你需要一点帮助。”笑着用指尖抚过对方颌线,又引来一阵轻颤,“让我来看看还有哪里漏掉了。”说着摩根俯身在马蒂奥的侧脸上方,这下意大利人无法再继续赖床或者假装赖床了。

法国人先在他的耳垂后落下一吻:“这里没有。”

虽然捂着脸,摩根也知道马蒂奥在偷笑。

“这里也没有哦。”摩根继续沿着他的颌线亲吻,马蒂奥被他的胡茬和喷在脸上的鼻息弄的痒痒的,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摩根一路吻到了意大利后卫的脖子,然后是下巴,直到他没法再继续向前。

“看来只有这里没刮干净呢,先生*。”达米安终于憋不住转过身来搂住了他的脖子。

“知道了,我起来还不行嘛。”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

“全部刮掉就好了。”

“不行!戴利说有胡子看起来比较厉害呢,我们可是后卫。”达米安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吧,看起来很厉害的后卫先生,再不起来会被教练派去看饮水机。”

“摩根。”

“嗯?”

“你帮我刮胡子。”

“乐意效劳。”

 

 

*bonjour ma chèreamie

*monsieur

 

 

-4-

“‘神父马蒂奥’”。施奈德林饶有兴致地念着手机上的字。

“天呐,别看了。”意料之中地,达米安脸上爬上了可爱的红晕,急忙扑过来抢摩根的手机。摩根一下子把手机举到了马蒂奥的可及范围之外,继续念着文章里的句子。

“……我参加了唱诗班。我去礼拜堂的频率跟去踢球差不多,它就跟在我们家后院。那样非常近,并且拥有帮助我成长所需的一切:运动、友谊、价值观。值得一提的还有,诚信、忠实、待人接物……”马蒂奥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而他的男朋友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哦,天呐,马蒂奥。”

“别闹了。”意大利人弱弱地抗议着。

“你不用这么难为情啊,不得不说这样挺性感的,‘神父马蒂奥’?”摩根终于放下了手机,让马蒂奥松了一口气。

法国人从半躺在床的姿势坐起来,曲起膝盖抱在胸口:“神父,你能听我忏悔吗?”

意大利人叹了口气,决定配合一下他的男朋友。

“哦?我以为你不信主呢。”马蒂奥跪坐起来面对着他,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但是主还是会倾听你的忏悔,宽恕你的罪孽。”

“神父,我似乎引诱了一个纯洁的灵魂。”摩根直视着那双清澈的眼睛,严肃地道,“他笃信着主,却因为我不合适的爱恋,背弃了主的信条。”摩根抬眼望着马蒂奥,眼神有那么一瞬的黯淡。

“如果,”马蒂奥直起身,一只手放在摩根弯起的膝盖上,“你没有强迫那个灵魂……”他慢慢向摩根靠近,缩短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动作让摩根无端想到匍匐而来的蛇。“如果他也自愿接受你的爱意……”这个时候马蒂奥的脸已经咫尺之遥,他们的鼻尖几乎碰到一起,他可以在对方发亮的眼睛里看到自己。

“那便不是你一个人的罪孽。”

“——也许这样的爱意无法受到祂的祝福,”马蒂奥还在靠近,他们的呼吸交错在一起,只要摩根稍微起身就能让这最后几寸的距离消失。

“但是连主也无法否认这份爱意的存在,因为那一个被你‘引诱’的灵魂,也和你一起承担着罪。”摩根舔舔嘴唇,想要吻住面前那对圣洁的嘴唇。

然而马蒂奥用食指抵住他的嘴唇,又撤回到安全距离。

“不可对神父不敬。”马蒂奥装模作样地在胸口画了个十字,露出了他认为最狡猾的笑容,但在摩根看来却只能用可爱来形容。

“马蒂奥!”摩根有点挫败地喊道。

“告解结束了,先生*。”马蒂奥开心地拍拍他的膝盖,滑下床去,不过就在他转身走开之前,他弯下腰把嘴唇贴上了摩根的左小腿,那里是摩根的十字架纹身。

“所以到底是谁引诱谁啊。”刚刚被吻过的墨线似乎在微微发着烫。

 

 

*Signor

 

 

 

 

 

 

 

 

 

 

 

 

万能镶边电灯泡

-5-

赛季之间的间隔期使得没有联赛的夏季也别样的热闹,何况这个夏天欧洲杯又重燃战火。有人离开、有人归来,有关金钱和数字的纷扰,在球员们踏上熟悉的球场被欢呼声包围的那一刻,就与他们再也无关。仿佛那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而当下他们的世界就是眼前的这片绿茵。

虽然不比上一个夏天那样跌宕起伏,这个与德劳内杯有关的夏天还是让德赫亚经历了些许起伏,关于国家队门将席位,关于丑闻,26岁的西班牙门神已经有些处变不惊。也许一部分归功于他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而有一部分,他自己看来,要感谢他最好的朋友,一直在他身后无条件地支持他。

他的这位重要朋友,正坐在他边上看着手机,德赫亚看着马塔毛绒绒的头顶出神。

“你是在看我有没有秃顶吗?”胡安没有抬头也知道旁边的人在看着他。

“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暂时没有这种风险。”胡安抬头对上他的视线,微笑起来。

球队大巴马上就将抵达迪恩考特球场,胡安收起了手机。今天他得到了新赛季的第一次首发,无疑是个好兆头。

“兴奋吗?”浅蓝色的眼眸里映出窗外的阳光。

门将对他回以微笑。这种并肩作战带来的安心和兴奋,是他最后决定留下来的原因之一。

“那就准备好大干一场吧。”小个子中场的手覆上门将放在两人中间的手,大卫心领神会地翻过手来扣住。和门将的手相比,胡安的手要小了两圈,小小的手心里传来对方的温度,就像他的笑容,仿佛蓄满了伊比利亚半岛温暖的阳光。大卫看着两人的反差,不禁弯起了嘴角。

“加油,我的朋友。”*胡安拉起两人紧握的手,亲了亲对方的手指。大卫捏了捏他的手作为回应。

他们都有一种预感,今天将会是一个完美的开局。

 

 

*Vamos , Mis amigo

 

 

-6-

要说德赫亚对门将这个位置有什么不满——除了被队友坑之外——大概就是进球之后没法一起加入庆祝,只能和他镇守的球门默默开心一下,运气好的话大概会被摄像机记录一个振臂欢呼的镜头。

这种无法直接分享到进球的欢喜的失落感在他的好朋友胡安(当然还有安德)进球的时候尤为突出。曼联新赛季的第一粒进球应声入网,大卫只能隔着一个球场,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跃起、挥拳、被队友们包围。不过他知道,在比赛结束之后,他会有一个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拥抱。

就如他们赛前预感的那样,这是一个堪称完美的开局。最后时刻的城门失守,让大卫有些许挫败,虽然这也不是他的失误。

他在回到球员通道之前找到了胡安,进球功臣脸上发着光,汗湿的卷发贴在额头和脖子上。他微笑着伸出左手,而大卫伸出右手。他戴着手套的大拳头轻轻碰上对方的小拳头,一切都是这样自然而合拍,这个细微的动作仿佛在宣告,一切都归于平静,一切又回到正轨。

“我家?”胡安点点头,去找开心上天的安德了。身为三人中唯一会做饭的西班牙人,胡安用简单的食材做了海鲜饭。不过美味的晚餐并没有让安德从比赛时的亢奋状态平静下来,三个小时过后,他还在多方位、多角度地回顾着兹拉坦那粒天外飞仙般的进球。胡安和大卫被安德夸张的表情和动作逗得直笑。

他们舒适地窝在沙发上,胡安浏览着社交网络,而大卫坐在他身边,长长的手臂搭在沙发背上。大卫注意到胡安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头几乎要快要垂到肩膀上了。

“你说我能不能也来一个那样的进球?我是不是得问问兹拉坦有什么秘籍?我觉得他人应该挺好的,虽然他这么厉害……”

“安德?”大卫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而靠在他身边的胡安被他的声音一下惊醒,弹了起来。门将弯过手臂,捏了捏胡安的耳垂以示安抚。

“嗯?”安德这才从自己的世界里醒悟过来,“哦……”他看看墙上的钟,又看看大卫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胡安的耳垂和头发,做出一个“我懂了”的表情。

“晚安啊两位。”安德一脸戏谑地笑着告别。

胡安又打了个哈欠。“这么晚了,我是不是也应该走了……”他像小孩子一样用拳头揉了揉眼睛,作势要起身,然而大卫一手轻轻用力就把他圈回了怀里。

“留下?”他贴着马塔的耳朵,满意地发现它渐渐变红。

“你会让我说‘不’吗?”马塔反手捏了捏他耳边大卫的鼻尖。大卫放开怀里小熊一样的马塔,任他站起来收拾三个人留下的一片狼藉。

新来的教练、那些传言,有那么一段时间大卫真的以为他可能又要面临一次别离,但是他的好朋友用自己的表现得到了教练的信任,也让他安心。他知道胡安·马塔从来不会让他失望。

“哪有主人自己坐着,看客人收拾的……”这时他的背后传来一阵暖意,大卫利用身高优势从背后搂住了他,下巴搁在他的头顶上。

“我今天还没有抱过我们的首球功臣。”他在胡安的头顶说。

他们沉稳的门神只有在这种时候会表现出那么一点可爱的孩子气,胡安想着不由得咧开嘴。“现在给你一个人抱啊。”胡安说着又往后靠了一点。比他高出两头的门将弯下腰更紧地把他罩在怀里,低下头吻了吻胡安毛绒绒的头顶。

“所以今天在车上一直盯着我的头顶吗?”马塔声音里带着笑意。

“留下。”大卫又说了一遍,他们都知道这和先前说的并不是一个意思。

“我哪儿也不去。”

 

***

 

安德尔·埃雷拉一样喜欢他的“爸爸妈妈”,但那是指他们没当着他面秀恩爱的时候。


NOTE: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到摸面就变得这么工口【

面的采访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41509882879523#_0 九碗越位线GN翻译哒~

本来没有鸭塔的因为这个朋友似乎也并没有很吃,但是为了凑6篇

辣鸡杰西不要瞎哥哥啦!天降敌不过竹马啊!这船沉啦大家弃吧!【并没有别人在船

杰西煎蛋视频戳http://weibo.com/p/230444081a65f77238297b6ab378e0d35e98a0

 @意大利科学家 爸爸还画过图 http://italianscientist.lofter.com/post/1cbe36af_a6513d8

写不粗爸爸画的一半可爱,怪我辣鸡【

柜台居然赢了两场了,除了安定的鸭塔其他还是没有糖,科幻cp大家散了吧


评论(12)
热度(37)
  1. 大房纸Lisey in wonderland 转载了此文字
    啊!小姐姐爱我!
  2. 歆儿。不忘初心。Lisey in wonderland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鸭塔!激动的哭!顺便想到我的生贺还没写完……

© Lisey in wond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